????很多人都会在应聘某些工作的时候遇到一些问题,用人方会提出一个可能涉及到歧视的问题城里人,还是乡下人。

????一直以来都有人抱怨这些问题并且也多次引起社会的热议,法律上也制定了一些相关的措施来针对这种歧视性行为,可依旧会有很多公司在招募人手的时候,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这是一种歧视吗

????不愿意招募来自乡下的工人就只是因为这名工人是来自乡下吗

????其实并不然,对于资本家来说工人来自什么地方和压榨他们的劳动力并没有任何的直接关系,就算这些工人来自外太空,只要他们被安排在了工人阶级中,就无法阻止资本家主观需求的压榨行为。

????真正让城市和乡下成为对立词汇的原因来自于意识行为,城里人的意识行为和乡下人的意识行为。

????也会有人说,他们看不见这两者之中的区别,但却别不仅存在,还非常的大。

????在这个时代巨变的社会中,城市的每一天都是一次新的变化,新的科技产品诞生,新的法律法规成立,更多新鲜事物的出现不断冲刷人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但是在乡下地区,缓慢的节奏以及离城市中心更远的距离让乡下的变化往往都是以季或者以年作为一个周期,他们对新鲜事物的了解比城里人更少更缓慢,这也意味着当有一些突发情况的时候,他们很难即使的反应过来,并且正确的处理。

????小秘书此时遇到的情况其实和当年阿丽莎所遇到的情况有些类似,同样关系到了切身的利益和安危,同样在某一个时刻面临着命运的选择。

????她们两人都有着类似的相同背景阿丽莎的父亲是政府官员,交通局局长,小秘书则是亲身在政治的核心单位工作。

????她们都来自中产阶级家庭,永远都不要怀疑帝都一套公寓的价格,这不是一个二十多岁参加工作不到十年的女孩可以承受的起的,就像橡树湾的别墅已经涨到了三百八十万以上,在其他城市同样大小户型的别墅可能也就十万的样子。

????所以她们的选择几乎是一样的,下意识的小秘书就抓起了电话,拨通了杜林在帝都这边住所的电话。

????她记得这些号码,作为新党领袖门外的办公室值班秘书,她必须牢牢的记住新当高层每一个人的名字,性格,特点以及他们最近的行程等资料,也包括了他们的电话号码。

????电话在响了三声之后被接通,杜林亲自接的电话,“救我,我住在”

????她不知道杜林会不会救她,她甚至都不知道外面的人是不是杜林的人,但是此时此刻,报警电话没有用,公寓的门卫似乎也没有兴趣来管闲事,周围的房客更不可能插手这样的事情,她能够求救并且有足够能力拯救她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杜林。

????杜林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他嘱咐了女孩一会,让她保护好自己,把自己隐藏起来,然后数到一百。

????小秘书按照木林要求的那么做了,她飞快的跑进了卧室里,把所有能够挪动的东西都推到了门后。

????从来都没有在力量上展现过特殊天赋的女孩在这一刻有如神助一般,哪怕是沉重的床或衣柜,都能够被她轻松的推动。

????就在这个过程中,门外的警察经过一次警告后开始暴力破门,按照警察的说法是报警人没有出现,为了避免出现意外,他们有权力强行进入房间检查报警人的生命安全是否收到了威胁,是否需要帮助。

????小秘书快要哭出来了,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双手抱着脑袋,埋首于膝盖之间,按照目的说的开始倒数。

????一百

????九十九

????九十八

????外面砰砰的砸门声随着哐当一声连墙壁都震颤了几下的巨响骤然间停止了下来,越来越近的皮鞋踢踏声显然不止两个人,外面有三个人

????单身公寓不会太大,一个卧室,一个简易的可以烹饪食物的客厅和一个洗漱的地方,剩下的就只有卧室。

????卧室的门被敲响了,门外传来了之前那名警察的声音,“女士,请把门打开,我们是警察,你完全可以信得过我们”

????小秘书捂着耳朵,惊恐不安的继续倒数,仿佛这些不断变化的数字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她有一种自己都无法置信的伟大力量,就像是只要她数完最后一个数字,一切可怕的事情都会结束。

????门外的警察再次开始冲撞卧室的门,砰砰的撞门声以及背后加剧的震动强度愈发加强,这让小秘书刚刚擦干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她甚至能够看见门开了一条缝,门外一个有些狼狈的警察喘着粗气,阴冷的目光透过不到一寸宽的门缝注视着他,然后不断的用肩膀撞击着木门。

????门后的家具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不大的空间让这些家具非常合理的利用了起来,它们把门堵的严严实实,可这并不意味门就打不开。

????警察消停了片刻,然后拿着警棍开始砸门板,已经有些扭曲变形的门板很快就传出了和之前不同的扭曲声,在有些沉闷的碎裂声中,门板被砸穿了。

????门外的警察不再劝说小秘书打开门,而是一边盯着她,一边把挡在门后的家具或推或抬,给开门腾出更多的空间。

????女孩此时泪如泉涌,她连倒数都无法做到,嘴唇颤抖着失去了控制,大脑中除了害怕疼痛和死亡之外,已经容不下更多的东西。

????眼看着门后的加剧被清理掉,那名警察吸着肚子开始朝里面挤,女孩此时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四处寻找可以使用的东西来阻止警察进来。

????台灯,衣架,但效果不怎么好。

????警察最终还是挤了进来,他一把抓住小秘书的头发用力撕扯,脸上露出了狰狞扭曲的表情似乎非常享受女孩脸上的恐惧,“你应该打开门的,女士”

????他的另外一只手突然摸在了小秘书的腰上,缓慢的向上摸索,女孩浑身都在颤抖,因为恐惧,已经另外一些东西。

????她嘴唇微微动着,警察有些好奇,狞笑着问了一句,“你在说什么”

????“九”

????“八”

????“七,求你了,快一点”

????“六”

????“数数”,警察哈哈大笑,另外一只手继续向上,“数数是一个好方法,今天晚上我们有的是时间玩这个游戏”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女孩数完了最后一个数字。

????他刚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了几声密集的枪声,当他回过头看向门外的时候,一把枪已经对准了他的脑袋。

????噗噗噗

????留给小秘书的后脑突然被什么东西掀开了一角,一股子热流和一些粘稠的东西喷洒了她一脸,她整个人猛地抖了一下,傻傻呆呆的站在原地,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警察的身体失去了力量的支撑很快就瘫倒在地上,他的倾倒也推着小秘书摔坐在地上,似乎屁股上的疼痛让她多少回过一些神来,门外的男人也挤了进来。

????他清理了一下门后的家具,抓着女孩的胳膊把她从地上拖了起来,拉着她朝外走去。

????“boss让我在一百秒内赶到,我希望我没有迟到。”,面容冷峻的男人拉着女孩在走道上狂奔,女孩就像是牵线木偶那样被拽着跑,没有一丁点的主动性。

????这句话似乎有一些神奇的力量,说完之后女孩的眼神顿时有了焦距,她开始主观意识的奔跑,加速,并问道,“一百秒”

????那个男人头也不回的答道,“一百秒”

????两人很快下了楼坐上了车离开了这里,路上还错过了几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女孩回头从后车窗望去,他们在第二个路口转弯,那是自己居住的地方。

????比起刚才的无助,她现在感觉好了许多,也有一些疲惫。

????十五分钟后,她来到了一处别墅里,在大厅她看见了杜林,这让她突然间莫名其妙的放松了下来。

????她刚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激之情,杜林就稍稍遮掩着鼻子让开了,他招了招手,叫来了一个女孩,“带她去冲洗一下,身上都是汗味和”,他没说,但是大家都知道那是什么味道。

????小秘书此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切下来丢掉,太踏马的丢人了,下颚紧紧的收在胸前,和另外一个女孩去了浴室。

????在经过仔细的梳洗并且换上了崭新的衣服之后,她再次出现在杜林的面前,身上也没有怪味了,只有一股子清晰的花香。

????“谢谢”

????这是小秘书今天晚上情绪稳定之后说的第一句话,也算是感谢杜林救了她。

????杜林笑了笑,回应,只是看着女孩。

????他手里拿着一个酒杯,拇指和食指捏住了杯口,小拇指托着杯底,酒杯在他的掌间不断的旋转,被他看得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女孩看向了其他的地方。

????奢华的装修和摆设和帝都中心城区其他的别墅没有太大的区别,这里陈列的一些古董和艺术品随便拿一个出去就能卖个几千上万甚至更贵。

????财富对于杜林这样的人早就没有了它本来应该具备的意义,甚至对于财富的概念,都已经模糊了。

????“今天晚上的事情,不只会发生一次”,两三分钟后,杜林说了这句话,吸引了女孩的注意,也让她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了两下。

????看着杜林似乎没有更多解释的意思,此时脑袋已经逝去了大多数思考能力的女孩忍不住张口问道,“为什么”

????如果放在其他时候她可能会猜到,但是刚刚受到了惊吓,此时心绪难平,脑子乱的很,也没有足够的注意力让她去思考。

????杜林耸了耸肩膀,翘起了腿,他抿了一口酒,把杯子放在了茶几上的杯垫上,“因为只要抓住了你,我的那些敌人就可以掌握对付我的一种武器。”

????简单的解释让女孩立刻就醒悟过来,杜林说的丝毫没有错,如果她受到了足够的威胁和伤害之后,她不确保自己能够保证自己能够说真话,而且之前杜林还没有怎么威胁她,她就说了谎话。

????为了不那么痛,不那么痛苦,不会因此受到更多的伤害乃至于死亡,她肯定会妥协,然后就会说出很多对杜林不利的证词。

????这让她哆嗦了一下,她已经想到了更加严重的后果,偷偷飘了一眼杜林,她觉得如果自己真的被人胁迫作伪证去控告杜林,杜林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她越想脑子越乱,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解决办法,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杜林,“我该怎么做”

????杜林笑着站了起来,走到吧台边上拿了一个新酒杯,提了一瓶酒过来,他为女孩倒了一些酒,“很简单,让那些想要陷害我的人,没有时间和精力这么做,度过了这段时间之后,你就安全了。”

????他把倒好的酒推到女孩的面前,女孩双手捧着犹豫了一下,喝了一大口,脸色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杜林伸着食指在女孩的脸上轻轻的滑了一下,女孩不敢躲避,脸色红的就像是有一个小口子就能喷出血来一样。

????“我喜欢你的雀斑,让人感觉很亲近”,他笑了笑,“那么为了让我们不被那些人打扰,所以我们需要让人们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他拿起了酒杯,和女孩手中捧着的酒杯碰了一下,“让人们知道鲍沃斯先生摔下楼的真相”

????女孩突然间瞪大了眼睛看着杜林,她不相信杜林会说出实话,可如果他不说出实话,那么所谓的真相恐怕。

????女孩再次哆嗦了一下,也因此深深的体会到了政治漩涡核心的恐怖,倾压,谋杀,甚至是栽赃陷害,这些最丑陋的东西,在这里就像是空气那样,围绕着人们,人们也早已习以为常。

????杜林看着女孩连连点头,非常的满意,他抬手指了指女孩,一旁有人送来了纸和笔,他看着女孩说道,“我说,你记,然后背下来”

????克斯玛帝国

阅读目录:https://www.cu18.com/0/136/

手机阅读:https://m.cu18.com/0/136/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