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社的集成电路设计大赛第一版秦西榛的音乐会赞助横幅,砸出去的那么多票疏通关节的威力,也只挂了大半天,就在科大偃旗息鼓。

????事情据说是副校长黄培下午开完一个市会议回到科大,见到条幅,还有那些过路的因为横幅而三五成簇学生的议论,当即回到办公室就喊来助理,让相关部门把横幅全部撤下。

????更放话出去禁止校园内出现这种明显的和娱乐挂钩的宣传行为,实在不像话,好好一所大学,现在尽是对明星歌手的讨论,造成恶劣影响的天行社相关社团人员要进行严肃批评。

????而实际上严格的说消息还不仅如此,科大这种作为,就像是原本一个冰山美女,突然宽衣解带一样,顿时连周围大学城都把持不住了,到处都有这事的传闻。

????当时收到消息,校保安队的人过来撤横幅,李维和王新博本来在第一线的,一时显得神经紧张,领着天行社一帮人,眼看着还要据理力争,产生冲突,老郭还是挡了一下,说让他们撤,我给程燃打个电话。

????和程燃通了电话的老郭把李维等骨干叫走,任由得保安撤下那目前看来惊动了副校长高层下了铁令的横幅。

????结果前脚一撤,老郭一干人等就像是当年打游击的土八路一样,领着一干人炸碉堡般把第二版的横幅给抬出来挂上去了。

????相比起第一版的剑走偏锋,第二版就相当正规正矩得多——“祝天行社全校集成电路设计大赛圆满成功”,也让保安校务那边没得再来拆撤的借口。

????看到这备用一版迅速在各主要要道宣传位迅速补上去的天行社干事们是一阵发乎内心的惊异,“这居然还做了两手准备!难道说早预料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第一版被撤下的可能,而做了备用计划。”

????这个时候老郭那双眯着的眼睛就精芒熠熠,淡定的对一干手下人道,“那是,你不看程燃是什么人。”

????一干人等那个崇拜之心油然而生啊。天行社几个坐镇的,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倒也是,天行社是什么地方,应是群英荟萃之所嘛。

????尽管是不到一天的突击宣传时间,这该需要的效果也已经达到了。主要不仅仅是横幅,该发的宣传单也早印发了出去,现在那些传单早通过几条主干道的人流,辐射到全校范围。

????先不管秦西榛的音乐会商业宣传是不是过头了,但至少天行社才是真正的大出风头,这不过才创建起来没两个月的社团,俨然成为科大耳熟能详风头极劲的协会。

????于是这个集成电路设计大赛也就越声名远播,光有声名还不如何,关键是奖金,头名两万,次名一万,其他再细分类,根据不同分类也有五千到一千奖金不等,有人初步核算一下,整个大赛活动光奖金费用就高达六七万之多。这果然还是要拉到人家明星音乐会级别的赞助才可能搞的起来啊。

????但向来任何一个事物开始风头太猛,大有可能就会迎来反扑,引起科大一位副校长的反感,可不是闹着玩的。

????眼看着发号施令后第一版的横幅撤了下去,可一天之后第二版横幅又在主干道最显眼位置上拉起来,走过去的副校长黄培感觉自己脸都有些抽搐,他以前是徐州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出身,当年就以狠抓学校的校风学风建设出名,调任科大副校长后,这股作风也一并带了过来。

????而现在,在看到再挂上去的横幅上那显眼的“天行社”名号后,他感觉自己被挑战了。

????然而即便是黄培,天行社新横幅上面也找不了茬,让对方撤回显然也没有立场,但这并不代表着没有其他的渠道。

????黄培把学校社团活动过度宣传,破坏高校学风建设精神的帽子扣了过来,然后跟计科院那边提出了建议,要求计科院约谈天行社社长程燃,给予严厉警告,而天行社这个社团的活动,也要取消停办。

????黄培对程燃并不陌生,本身当初新生典礼他就对程燃的观感并不好,觉得这么个学生口号到是很大,不太脚踏实地。结果等校助透露这个搅动了科大学风的天行社社长就是当时他看来惹眼的这个学生的时候,黄培就觉得这科大好好的学术圣地,都快搞成明星集会地了。

????程燃这么个有拒绝清北噱头的状元入校是明星吧,当时就显得光环加身,而且科大还在社会上也激起了一阵新闻的涟漪,而这么个人居然还把歌星音乐会宣传带进学校里,这风头也出得太过了。

????如果说不知道程燃身份,估计黄培对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撤了海报也就算了。然而得知是程燃这么做的时候,他就觉得是该他这个副校长彰显存在力的时候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似乎要给科大风气重新立一立的时候,就正好有程燃这么一个靶子了。

????结果没过多久计科院的副院长邓锡华就上门了,对黄培笑了笑表态,“黄校长的指示,计科院这边我跟张院长,罗院长都已经研究过了,程燃和他那个社团确实有不妥的地方,该批评批评,这个黄校长的意见是中肯的,毕竟不能让这种风气延续,但就是那个集成电路设计大赛的活动,毕竟也已经申请过了,各方面教室,设备都批下来了,而且活动范围很大,涵盖全校,在外面也是有影响力的,这说是个校级活动都可以……活动初衷也是好的嘛,毕竟都是为了展示大学生的专业技能,所以还是让他们办下去吧……”

????黄培愣住了,他没想到在他看来本来应该就是一件没有任何悬念的处置,居然拿给计科院这样软钉子顶了回来。

????话说得好听,什么该批评批评,但整个话里的意思是什么,显然已经很清楚了,也让黄培看明白了,计科院大有可能并不是要保程燃这么个学生,而是舍不得这场影响力达到校级的活动。

????这让黄培心头更是不舒服,还不就是因为看着这么一场活动的经费吗。头名团队两万奖金,其他都是一万到五千不等,比起这个时候的大学生此类活动千八百块的奖金,这叫什么,这叫金钱腐蚀!

????若不是因为那个劳什子歌星演唱会,若不是过度商业化,这种活动能够拿到这样的赞助?可若是任由这种活动办下去,那么科大又成为什么了,等于是把校风让渡于商业化?以后所有的学生社团活动都这么搞一搞,科大是不是成广告中心了?

????“我原则上是不同意过于商业化的运营在我们科大蔓延,但如果你们院上已经协商好了,那就按照你们院上的意见办吧,活动这些毕竟都是你们批准的。”

????听出黄培明显的不悦,邓锡华笑道,“那要不然……还是取消好了……”

????邓锡华虽然是搞学术的,但一年到处开各种会议,和政府打交道,和黄培这样政界出身的官员相交也是常事,黄培这种个性他也摸得清楚,当然知道对于黄培这种人来说,他该让自己在什么时候表现不悦,是有技巧的一件事。

????不是说什么时候都是一团和气那就叫行政。那其实只会让你没有威信,黄培身为副校长,也会用拿类似这场事件开刀的情况来树立自己的威信,自古以来,当官如何树立威信从来就是门学问,什么时候该发火,什么时候要御下,什么时候争锋相对,什么时候逢场作戏,都有一套渊源流长的智慧。

????黄培看了邓锡华一眼,该摆的“不悦”已经摆出了,而且邓锡华也“敬了”了他一丈,这个时候当然还是得还对方一尺,“既然你们院上讨论过了,那就尊重你们院上的决定。”

????……

????集成电路设计大赛照常举行,秦西榛的南州音乐会也开唱在即,但科大里面,关于副校长黄培带来的压力,还是传递了下来。

????张静的寝室中,就听到了好几个版本。

????柳雯宜说着自己听来的信息,“据说黄校长当时就要程燃写检查的,还打算给他一个通报批评,后面是计科院把他保了下来……”

????郝倩道,“话说回来,程燃搞得动静也实在太大了吧,而且秦西榛的音乐会呢,他是怎么跟主办方说好的……实在也是太夸张了点吧?”她们女生寝室的桌子上,就摆着天行社的宣传单,印刷得也不是大学生活动那种劣质纸张,而简直是下了血本的铜版纸,确实是那种商家的高端宣传单,所以可想而知,确实是商业化气息太浓了。

????但这种传单带来的好处就是,一切都显得很正规,宣传效果也很好。这不然,科大里面对秦西榛音乐会的议论怎么会高涨一波呢。

????“所以了……”柳雯宜道,“程燃还真是很特别。我跟我朋友说科大他的这些事情,我那些其他学校的朋友都说自己学校里就没碰上过这种人这种事,但说实话话,先前他没来的时候,我们科大不也是很正常的么……结果他来了之后,咱们的静静就首先不正常了!”

????张静这时候刚洗了澡,头发还没干透的垂在胸前,带着出浴的清丽气息,瞪了寝室里起哄的人一眼,没声好气,“你们真的是……我哪里不正常?”

????睡在隔壁上铺穿着星星睡衣的女生张澜头从上埋下来道,“你以前每三天才去一趟二食堂的健身房,现在每天都去练,昨天我路过看到你那小腰肢的,连我是个女生都恨不得上去掐一把!”

????左侧的郝倩不动声色道,“你往回除了校园主持,都是素面朝天,但现在每天都要化淡妆,描眼线。”

????柳雯宜从桌上下来,“往回你每天都会早上七点半出门,提前到教室早自习,没课就直接去自习,现在每天晚四十分钟,而且都会路过那条化学楼小路。”

????“下午饭点以前都会一起吃饭,现在你要不减肥不吃饭,要不然就在桔园旁边那个铁笼子网球场打球,只要回寝室路过的回头率都挺高,你是不是在等谁的看见?”

????一连串,一条条。

????张静略显性感的嘴唇微微翕张,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那些染满明媚春光最好的年华里,似乎都曾有过这样,希望对谁红袖染红妆,红绳结发梢的样子。

阅读目录:https://www.cu18.com/1/1119/

手机阅读:https://m.cu18.com/1/1119/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